h的小说,男朋友说要给我做到哭

h的小说 第一章

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,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。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,被迫逃回邪界。

此时既然我来了,那就不会退。

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,只想见我一人死,足以。

而我为了玄门长存,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,就算死我一人,同样足以。

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,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,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,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,导致自己气机不足,陷入彻底的被动。

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,遇到必死杀局,我还要博上一博,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。

就这样猫捉黄鼠,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。

我的气机损耗过半,而他道行不知几何,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,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,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。

“小小人皇,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。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,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,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,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?”

突然,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,讥笑着开口。

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没有回应他,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,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。

连山气连绵不绝,气结连山。

这延绵群山势大力沉的落下,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,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。

那里本就有一座山,连山气开山,将那山头都给削平,一时间地动山摇。

随着连山印的消散,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。

我楞住了,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?

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?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?

我暗暗运气,小心提防地看着。

在那弥漫的山灰下,有一个深坑。

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,深不可测,直入地底,一眼望不见尽头。

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,管他是生是死,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。既然他不见了,我也该退出邪界了。

我扭头看向身后,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。

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,那百万神兵,此时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,近乎全部战死。

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,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,那尸体迅速腐烂,成了烂尸,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。

在神兵腐尸旁,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,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。

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,近乎被团灭,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,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,自知大势已去,这一仗终究败了。

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,跪在地上苦苦求饶。

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,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,以武通玄的武夫,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,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,但他终究无愧天下,站到了最后。

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,满身鲜血淋漓。

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,或倒在血泊,或顽强地单膝跪着……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,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,他们眼含炙热光芒,看向邪界方向,看向了我。

是我这个小小人皇,只身入邪界,压制了邪军统帅,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,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。

所以此刻,他们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盼我归来,共庆胜利。让我这个人皇,玄门镇玄王,带领他们班师回朝,享世人顶礼。

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,为幸存者而喝彩,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。

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,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,至少这一刻,我们赢了。

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,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,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,都还没有弄清楚。

所以,是该撤退了。

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,结束朝界河飞去,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。

“好强的力量,不愧是连山禁术。真没想到,过去了几千年,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,难得,难得。”

就在我御气飞行间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。

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,我暗道不好,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。

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,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小小人皇,你虽然道行一般,但造化惊人,借你连山气,破了封神印,放出了我族强者,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。”

h的小说 第二章

黑袍老者乃是中州‘二宗’之一,天冥宗的宗主幽冥子,不久前刚刚突破到半圣级别,境界不稳,气息忽强忽弱,磅礴的斗气波动却让人心惊胆颤。

白裳老妇人正是中州‘二宗’另一宗,花宗的宗主花玉,她的实力在斗尊巅峰,距离半圣只差半步,但这半步却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,足够让两人的实力分出明显的强弱。

“老太婆,你根本不是本圣的对手,今日就是你丧命之时。等你死后,再也没有人能阻拦本圣将花宗并入天冥宗,哈哈哈……”幽冥子哈哈笑道,也就是他刚突破不久,还没有将境界稳固下来,实力没有完全蜕变,否则他早就已经将花玉击败。

“幽冥老鬼,你简直是痴心妄想,老太婆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让你好过。”花玉怒喝道,她身为花宗宗主,绝不会让宗门在自己的手中消失。

说话间,她已经施展一门古老的禁术,燃烧寿命,打算将幽冥子封印起来。

幽冥子感知到花玉身上的变化,脸色微变,正要使出撒手锏斩杀对手时,一道强烈的空间波动突然出现。

下一刻,一只空间船‘咻’的一下从虚空中钻出,直接撞在花玉的后背上。

“噗!”

花玉刚刚施展禁术,全神贯注地盯着幽冥子,怎料到竟有人从背后‘偷袭’,一时不察,被空间船撞个正着,顿时斗气错乱,猛地喷出一口老血,整个人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顿下去。

“砰!”

空间船也在花玉斗气的反震下,直接碎裂开来,将三道人影从船中抛了出去。

“啊……怎么会这样,难道天要亡我花宗!”花玉仰天长啸,语气充满愤懑和不甘,简直是闻者伤心,听者流泪,让人感到莫名的悲恸。

“哈哈哈,说的没错,此乃天助老夫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。”幽冥子哈哈大笑,看着神色萎靡的花玉,阴恻恻地说道:“不过你也不必难过,等你死后,本圣就让你的徒子

文学

徒孙全部下去陪你。”

“无耻之徒,噗……”听到幽冥子的话,花玉只觉怒火中烧,悲从心生,气血逆涌,又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斗圣?”

听到幽冥子的话,沈望神色微动,没想到他们刚一出来,就碰到了一个斗圣级别强者。不过,他并不想莫名其妙的届入斗圣的斗争中,于是拉着云韵和纳兰嫣然,打算悄悄的溜走。

谁知还没走两步,一道人影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。

“三个小家伙,这么着急走什么,本圣还没有感谢你们呢。”幽冥子的目光从沈望三人身上扫过,脸上带着一抹阴冷至极的邪笑。

“感谢就不必了,我们也只是恰逢其会,不敢居功,前辈贵人事忙,当我们不存在就好。”沈望一眼就看出这老头绝非善辈,将二女挡在身后,目光直视幽冥子,淡淡地说道。

“嘿嘿,这可不行,你们帮了老夫这么大一个忙,若不感谢一二,老夫心中不安。所以,你们还是留下来吧……等老夫的事情解决完,自会放你们离开。”幽冥子背负双手,不空置疑地说道,语气十分强硬。

就连云韵和纳兰嫣然都看出这人不怀好意。

h的小说 第三章

“也只有这样的一个分叉入口才能够做好准备,如果这样的一个路口都不做好准备的话,那剩下的一些时间上的事情都更加的不可能了,所以说既然如此,可能或者不可能的事情,在理论上来讲得更加的说不过去,所以你们自己在帮助我之后,都应该是要和我所说的是相同的,既然大家伙都是相同的,也就行不通了。”

于是他们立刻跟在一起,然后向着那一个地点前进,这样的一个事情,目前看上去还比较正常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正常的,如果这样的一个情况都有一些异常的话,那么再怎么说都是说不过去的,所以他既然打算这个样子来进行处理的话,那么就让他这样来做吧。

所以说既然现在连做样子都不做的话,那么就算了吧,毕竟没有这样的一个事情,否则的话他们自己都不可能按照这样的一个要求去做的,既然能力有限,每一个人都应该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,否则的话他们自己的一些想法肯定是不相同的,为了自己的一个答案,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,毕竟这样的一个答案现在看上去是简简单单的一回事。

“这一条分叉路口,希望你们能够和我这里来进行调查,这个调查出之后,那么我们这里才有一些把握,否则的话连这样的一个把握都没有,那么就希望你们都能够认识到这样的一个事情是多么的麻烦,所以说我的一些分叉的路口就真的有麻烦产生了,所以接下来的一些局面该怎么做就应当这样的事去做的。”

每一个人都应该了解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什么,否则的话他们自己都更加不可能的,所以既然理论上来讲看上去是一样的,那么结局就是不一样的啦,所以既然自己的一些结局在这里,那么为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目的。

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目的是什么,你的目的也很简单,那就是获得一些有用的东西,如果不获得这些东西的话,那么你们都不会这样想,所以说你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这些东西,不过有的时候想要获得一些东西,是需要花费一定代价的呀,这样的一个代价也许是一样的,也许是不一样的,总而言之我需要你们认识到这样的一个结局,否则我都已经是不可能再告诉你们了。

听见之后,他们每一个人其实都应当是按照这个要求去做的,情况有所不对,那么就更加不可能了,所以既然大家伙都是一样的,那么这样的一个理论上的事情,更加的让人有些失望。

“没有用的,现在这样子确实是没有用,如果说我说了没有用,那么你们自己再继续进行前进的话,那么只会被这个地方给完全吞噬,这并不是开玩笑的,这一个地方有着我们所不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,这是非常夸张的,所以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自己都应当是做好准备,不要因为这样的一个东西都做不好

文学

准备的,所以说实力在这里给了你们这样的一个答案,你们都应该是做好答案的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h的小说,男朋友说要给我做到哭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