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朋友摸得我流水娇喘动态图,扒开美女的腿直喷白浆

叶千玲这原主的身子刚刚才经历生死,就剩一口气儿吊着,哪里干得过这身强体彪的中年农妇?

三两下就被她晃得头晕目眩,眼看着就要挨打。

就在这时,门外闯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,一把将妇人拉开,“干娘,不能打……”

妇人一愣,柳眉倒竖,“哎哟,你这傻子也会疼老婆?刚刚娶了娘子就开始跟干娘对着干啦?你莫要忘了你这娘子可是我花八两银子给你买的!”

叶千玲一惊,傻子,莫不就是自己嫁的那个人?连忙抬眼看那人,这不看便罢了,一看简直惊声尖叫啊!

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!

只见他除了一双眼睛还算澄澈,脸就像被马蜂蜇过似的,肿得像个猪头!皮肤还又黑又红,简直堪称车祸现场!

整张脸乍一看,就像是整容失败,玻尿酸和填充物都打过头了一样。

暴殄天物,暴殄天物啊!光看身子板,又高又挺拔的,还以为是个帅哥,哪知道配了这么一张脸,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?叶千玲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,曹尼玛,傻就算了,还这么丑,这种人送到整形医院来,没个百八十万的叶千玲都不会接待的!就算是整容,难度指数也是爆表的。

原主怎么摊上了这么一桩婚事!

让叶千玲没想到的是,这又傻又丑的男人居然很是维护自己,此时正死死拽住妇人,“干娘,玲儿又小又瘦,刚才还撞了头,打不得啊。”

妇人愣了愣,想想也是,打坏了不能干活,损失的是自己,便干脆换了张嘴脸笑道,“算了算了,这丫头虽然不听话,却是阿夜新讨的娘子,也就是我的干儿媳,我就不计较了。你们俩好好洞房吧,早点睡,明儿还要起早上山砍柴呢!”

叫阿夜的丑男人听了以后,感激得快哭了,“谢谢干娘。”

“还记得我怎么教你的吗?”妇人临出门前,凑到阿夜面前,暧昧兮兮的说了一句。

阿夜的脸立刻红了,好在他本来就黑,也看不出来,“记得。”

“那你就好好疼疼你的小娘子吧~~”妇人嘿嘿一笑,拉着少女离开了。

门关上,阿夜瑟瑟缩缩的往床边走来,叶千玲立刻呵斥,“你干嘛?”

阿夜吓得一抖,“干娘说,娶了媳妇儿就要跟媳妇儿一起睡觉,要都脱光了睡……”

叶千玲气不打一处来,“什么鬼干娘,她骗你的!我睡床,你睡地!天下夫妻都是这么睡的!”

阿夜虽然有些疑惑,但是又不敢违拗叶千玲,只好站在一边不敢动弹了。

叶千玲见他杵得跟根棍子似的,这才想起,屋里一共就这么一床破被子,阿夜要是睡地上能冻死。

他冻死也就算了,关键是自己盖这么一张破被子也会冻死啊!

这可怎么办,外头可是能冻脱皮的大雪天,总不能没被撞死反而被冻死吧?

叶千玲咬了咬牙,只好往床里边挪了挪,“你上来睡。”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,能互相取点暖。

“你不是说,天下夫妻都是一个睡床,一个睡地的吗?不然我去牛棚拔两捆干草来将就将就。”阿夜生怕得罪了这刚进门的漂亮小娇妻,把脑子都快转得冒烟了,终于想出这么个笨主意。

叶千玲瞪了他一眼,“你这么有主意,人家怎么还喊你傻子?”

阿夜也分不清叶千玲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,都快急哭了,继续杵着上床也不是,出去也不是。

“还不快上来啊!”

阿夜只好战战兢兢爬上床,鼻尖蹿进叶千玲身上淡淡的香味,身体的某一点立刻有了反应。

叶千玲自然不知道阿夜的小反应,只是凑近了看他那张脸,越看越觉得奇怪:不对啊,按说一个这种标准体型甚至还有些精瘦的人,脸不可能这么浮肿啊!

还有他那双眼睛,标准的桃花眼,要不是被这张脸埋没了,那可是一双极品的灵动眸子,多少娱乐圈的小鲜肉都恨不得整成这样呢!

不过跟这个傻子也不是真夫妻,叶千玲肯定也不会拿他当丈夫看,也就懒得继续研究他那张惨绝人寰的脸了,扯了扯被角,便准备睡觉。

“呐!你盖一点儿!”叶千玲虽然不喜欢这个傻子丈夫,但是毕竟傻子也没干什么伤害她的事,还是狠不下心让他就这么冻着,便把被角分了一点给他。

阿夜却感动得要死,“娘子,你对我真好。”

“谁是你娘子!”叶千玲立刻又瞪了阿夜一眼。

吓得阿夜连忙闭嘴。

阿夜应该是白天重活干多了,很快就睡着了,叶千玲却是又冷又烦,完全睡不着。

在古代,自己既然已经跟阿夜拜了堂,管他是傻是丑,这辈子都得认了,叶千玲自然是不会认命,可是眼下的情形,还真不得不跟这傻子先凑合过着呢。

原来刚才那妇人叫刘寡妇,丈夫早年修河道的时候掉河里淹死了,一直带着独女秋儿过活,虽然衙门也赔了她一笔银子,但是眼看着坐吃山空还是急得很。

好巧不巧,半年前刘寡妇在山里捡到了重伤的阿夜,就带回来了,本以为他都快死了,没想到喂了点稀粥馒头的又活了过来,只是傻乎乎的,问他什么都说想不起来。

不过阿夜虽然傻,但是身板看着就结实,刘寡妇干脆把他留下来,专门干粗活。

养了阿夜半年,村里便有人眼红了:阿夜虽然傻,可是干活可麻溜了,把寡妇家里几亩地收拾得井井有条不说,种地的空档还进山砍柴打猎去卖,刘寡妇只给他几口比猪食稍微好点儿的饭菜,他却给刘寡妇赚了许多银子。

有些村民嫉妒,便说刘寡妇凭什么捡个大活人就当长工使,甚至还叫嚣着要报官。刘寡妇为了堵村民的嘴,就认了阿夜当干儿子,又咬咬牙花血本给他买了个老婆,心想着这下总没人能说什么了吧?

而叶千玲,因为母亲早死,打小就被后妈撺掇着寄养到舅舅家了,这舅舅还不是亲舅舅,是那恶后妈的表兄弟,跟她后妈一个鼻孔蹿气儿的,怎么可能对叶千玲好?这不,八两银子便把她卖给了刘寡妇。

可怜叶千玲长到十五岁,已经完全记不起自己亲爹长什么样干什么的了。

叶千玲现在可以算是一穷二白,什么靠山都没有,逃跑都跑不过二里地,更何况也没地儿投奔。

好在叶千玲天生乐观,“算了,先睡觉,睡一觉起来没准就能想到办法了!”

“吧唧吧唧~~”半夜,叶千玲只觉得胸前一阵窸窣,夹杂着阿夜的梦呓声,“好吃,好吃~~好软的大馒头~~”

叶千玲睁眼一看,差点气得晕死过去!

叶千玲“啪”的一巴掌打到阿夜脸上,阿夜惊醒,睡眼惺忪的问道,“怎么了,怎么了?啊呀,原来是做梦啊!啊呀!娘子,怎么是你!”

叶千玲一脚踹到阿夜身上,“死开,臭流氓!”

这一脚好死不死的居然正好踹上了阿夜的命根子,阿夜吃痛,立刻抱住,叶千玲却脸色通红起来,这个臭流氓!

阿夜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“娘子对不起,我真的是在做梦啊!肚子饿得很,梦里我就在找吃的……”

说着,阿夜的肚子果然咕噜噜叫了一声。

叶千玲虽然气愤,可是这傻子也不像是撒谎来吃豆腐的模样,这豆腐简直被白吃了,叶千玲只好忍回这口气,却再也不敢跟他睡在一起了。

“你,下去!给我睡地!”
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男朋友摸得我流水娇喘动态图,扒开美女的腿直喷白浆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