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,撩我妈结果成功了

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

“你好。”

白术趿拉着拖鞋过来。

“白小姐,您好。这是您的外卖。”服务员将两个大袋子交给白阳,又递给白术一个礼品盒,“这是尚经理托我给您带的礼物,零食和特产,希望您喜欢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白术心安理得地收下了。

她不认识什么“尚经理”。

不过,她认识德修斋的祖宗就够了。

见到白术被素来傲慢到不可一世的德修斋如此“礼遇”,白阳心里愈发明朗——

难怪。

光是德修斋这一大腿,白术似乎都没必要回白家。

“外卖来了?”

即墨诏可不知道那么多内幕,见到外卖一来,立即提了一袋过去,然后叫上顾野一起去吃饭。

四个人围坐在茶几旁将晚餐解决了。

环境虽然有点不美,但胜在德修斋饭菜味道好,所以整体而言,这一顿饭菜还是很享受的。

“嗬,来了!”

吃了饭,白阳将手机开了机,收到不少消息。

三人视线扫过去。

“《BUG》各大热门战队过来求证八卦。”白阳解释了一句,随后看向白术和顾野,“你们俩今天表现不错,整个电竞圈都在讨论你们俩,都上热搜了。”

“要公开成员吗?”即墨诏见缝插针问了句。

“不公开。”白阳摆摆手,“等我们参加春季赛,用颜值吓死他们。”

即墨诏微怔,“不是实力吗?”

“都知道大魔王在我们队,白术这账号小有名气,我也不耐。充其量就你一个默默无闻的。”白阳一本正经地分析,“他们早对我们实力有预估了,能惊到他们的只有颜值!”

“……”

有被重伤到的即墨诏沉默地站起身,往会议室里走。

“不开会啊,你干嘛去?”白阳冲着他背影问道。

“去下棋。”即墨诏回了一句,想了片刻他又朝白术挑了挑眉,“白术,你要一起吗?”

“叫师父。”白术慢条斯理。

“……”额角微微一抽,即墨诏忍了两秒,终究是妥协了,“师父。”

“来!”

白术将毛线衣袖往上一拉,露出细瘦白皙的两截手臂,还挺有兴致的样子。

但——

顾野坐在沙发出口。

这人两条大长腿,大喇喇地敞着,一条腿往前伸,差点从茶几横过去。

把她的路截死了。

想要过去,要么让顾野让路,要么从茶几另一边绕过去。

她站了两秒。

顾野似乎意识到什么,缓缓抬了抬眼。那一瞬,白术的心突地一跳,好似下一秒,就会听到顾野玩味地说上一句“叫哥哥”。

不过顾野显然开始掌控分寸。

什么都没说,顾野余光扫了她一眼,就将长腿一收,把道路让开,头微微一偏,示意白术过去。

白术视线从他身上掠过,微抿唇,然后径直从他身前走过。

她的速度有点快,掀起一阵微风,令顾野额前碎发轻轻拂动。走了很远,还有一点香味残留,清清淡淡的,却萦绕在鼻尖,挥之不去。

顾野手指轻轻一点鼻尖,眼睑缓缓垂了下来。

*

电竞圈被顾野和白术闹得天翻地覆。

MCC四个队员,则是安分守己地训练。休闲活动就是围棋和品茶,白术和即墨诏负责牵着,顾野和白阳属于后者。

又几日。

即墨诏请了半天假,要去棋院比赛。

“早啊。”

哈欠连天下楼的即墨

文学

诏,冷不丁听到沙发上的声音,脚下一崴,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下去。

“你不是昨晚三点才睡吗?”即墨诏震惊地看着正在捧着小米粥喝的白术。

因为有“进前十”的目标,白术最近挺发狠的,天天加班到半夜。

当然,得第二天中午才能醒。

“等消息。”白术斜了眼茶几上毫无动静的手机,挑挑眉,问即墨诏,“今天比赛?厨房有早餐。”

“嗯。”

即墨诏点点头。

他去厨房盛了碗小米粥,拿了俩包子和俩油条,以及一个烧饼,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,哈欠连天地吃。

“我预感……”

白术又喝了两口小米粥,忽然掀着眼睑瞧即墨诏。

“嗯?”

“你一脸输相啊。”白术声音平静地说。

“……”即墨诏哑了两秒,“我马上就要比赛了,你不能说句好听的?!”

“你最近荒废围棋,没什么长进。”白术客观评价,“持续熬夜,作息调整了。比赛那会儿,你平时在睡觉,状态肯定不会好。”

“……你闭嘴。”

“我闲。”

白术百无聊赖,又看了眼黑屏的手机,叹息。

“你要闲,分析别人去。”即墨诏没好气道。

大早上的,心情全被她整毁了。

要命的是——

被她这么一叨叨,即墨诏真有那么点虚。

——谁叫她平时跟个预言家似的,说话一次比一次准,就没见她预言失败过。

“他们都没起。”白术老神在在。

即墨诏:“那就去折腾漫画圈……投票还有两三天就结束了。”

这次投票时间很短,一周的时间就出结果了。

排名趋于稳定。

江南枝(恨长山)和后面一位一直在争第七名,估计凶多吉少。

至于《半截》,在后面缀着,死都进不去。其中怕是有官方从中作梗——毕竟拿出半截作品的,首先态度就不好,何况官方后台是知道作品的作者的,而上次裴校长找白术聊天时,明显暗示过了。

白术仍是这个态度。

他们自然要给白术一点颜色看。

想到排名,即墨诏越想越不甘心,“你真不做点什么?”

“你先操心自己吧。”白术喝完最后一口小米粥,一点都不把漫画排名放心上。

“享誉世界的恐漫鼻祖第一轮就淘汰了……”即墨诏说到一半,摇了摇头,“啧。”

白术凉飕飕警告他。

即墨诏耸肩,麻利儿闭嘴,低头吃早餐。

“你喜欢围棋吗?”白术还是闲的,没话找话。

——她忽然想起在滑板会馆外遇见即墨诏的那一幕。

猝不及防被问到这个问题,即墨诏陡然一惊,差点被一口粥呛到。他顺了口气,琢磨片刻后才道:“不知道,记事起就一直在下。前几年挺反感的,不过现在……还好吧。不算讨厌。”

“哦。”

白术应了一声,又没了话。

即墨诏还以为她另有话要说,结果这位挑了个话头就作罢,等了半晌没见她吭声,不由得挠挠头。

须臾后他主动道:“我爸是职业棋手,围棋七段。”

“很厉害吗?”白术问。

“……”

即墨诏差点被她噎死。

不过一想她就学了三天,难免失笑,于是随意道:“就那样,一年前就在正式比赛上输给我了。现在灰溜溜地跑H国去当教练。”说完又哼了一声,“没出息。”

“啊。”

白术应声,表示听到了。

即墨诏微微垂着头,手指轻轻蹭着碗的边缘,倏尔又道:“我今天的对手,是他的学生。”

……

即墨诏早早去棋院做准备了。

比赛定在京城棋院,属于国家级的比赛,是有现场直播的。

在围棋界内部,其实不乏关注度,但是,对于连围棋规则都不懂的看客而言,甚至都不知道这一比赛存在,直播也没什么人去看。

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

第576章我的人,怎么了?(四)

“你怎么说话呢!我家公子……”

男子身旁的小厮刚要和上官蓝呛声,就被男子拦了下来。

“平峒,不得无理。”

不过男子似乎有些被上官蓝的话气到了,但是就算是在这时候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形象。

“这位小姐……你的夫郎似乎是误会我了,我只是不希望有人误会他是心胸狭窄之人,可是他为何能这般说我?”

说着男子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,那些手中的丝巾擦拭着他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水。

这突如其来问话夜洛也是不知所以,甚至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难道……我的易容掉了?不应该呀!啧,还是说……

上官蓝本来是想看看夜洛怎么处理这扑过来的烂桃花的,但是看着自家妻主抬手摸脸还一脸疑惑的模样,上官蓝直接被逗笑了。

“妻主真是,人家公子在问你话呢,也不知道你摸着你的脸发什么呆。”

“嗯?”

夜洛回过神,就瞧着自家的小狐狸正在眯着笑眼看着自己。

“说就说了吧,我的人,怎么了了?再说本就是你多管闲事了。”

夜洛对上官蓝以外的男子可是没有什么体贴的,所以直接开口面无表情的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你……”

听着夜洛的话,男子顿然有些站不住了,想要立刻开口大骂。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白莲花,男子最终也只是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,双眼满是通红的看着夜洛。

仿佛夜洛并不是他才见到且说话不过三句话的人,而是曾抛弃过他的负心之人。

“蓝儿,进去了,为妻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

@@@@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,撩我妈结果成功了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