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,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

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

董超等人随着李桑柔离开扬州,二三十里后,就开始一个个散开,各奔东西。

李桑柔和大常、黑马三人,沿着顺风的递铺,一路换马,虽说路上赶的很急,却是该吃饭的时候,就停下好好吃饭,该睡觉的时候,就停下好好睡一觉。

第二天,太阳开始西坠时,李桑柔一行三人,进了离江宁地界最近的递铺。

三个人刚在递铺门口下了马,蚂蚱就从递铺屋里一头扎出来。

“怎么样了?”李桑柔看向蚂蚱问道。

“看到人了!”蚂蚱也是刚刚赶到,气还没完全喘匀。“一大早,趁着天没亮透,窜条和大头就游到青洲东头,趴洲头上看着去了。

这是老孟说的,老孟说要是他,就让人从燕子矶顺流到青洲东头,从青洲东头往夹江再过江。

还真是守到了。

一个半时辰前,窜条和大头从青洲东头吹哨递信,那就是看到人了。”蚂蚱语速很快。

“窜条和大头撤回来没有?”李桑柔嗯了一声,紧接着问了句。

“还不知道,听到哨声,我先给老孟报了信儿,接着就立刻往这儿过来了。

小陆子守在江边等窜条和大头。”蚂蚱答了话,又补了句,“老大别担心,窜条和大头水性多好,他俩又机灵,青洲不管哪个角,咱们都比张狼狗的人熟。”

“嗯。”李桑柔嗯了一声。

“老孟说:江宁军仓库那边,除了看守邹掌柜父子的五个人,靠近江边的一座宅院里,还有三十七个人,都是钱家豢养的打手,有甲,铁甲皮甲都有,刀枪弓箭都齐全,人都很年青,说是都不超过三十岁。

老孟说没惊动,说是已经看紧了,让老大放心。”蚂蚱一边跟着往屋里进,一边接着道。

“这三十七人,老孟那边要几个人才能对付得了,他说过没有?”李桑柔凝神听着,问道。

“说过,说那帮打手年青,壮实得很,体力好,老孟说他们那边,稳妥点儿,得十个人。”蚂蚱答道。

李桑柔嗯了一声,十个人,孟彦清果然极其谨慎。

“嗯,歇一会儿就走,大常把甲穿好。”李桑柔吩咐道。

几个人吃了点东西,大常仔细穿好甲,背上狼牙棒,李桑柔检查了一遍手弩,黑马和蚂蚱将刀放到最方便的地方,四个人出来,上了马,往江宁城疾驰。

一口气跑出二三十里,蚂蚱纵马赶上李桑柔,“老大!老孟挑的地方,就在前面,还有两三里。”

李桑柔勒住缰绳,放慢马速。

蚂蚱靠近李桑柔,“前面有个拐弯,一面是山崖,不算太高,就是陡,刀削一样,一面正好是一处江岔,江水弯进来,能从江里直接往上爬,虽然也陡,可只要利落点儿,都能爬上来。

老孟说,前面是个好地方,主要是那个江岔,顺江游过来,爬上来就行,不管白天黑夜,都方便,要逃走也方便。

老孟说,山崖这边,埋伏上钱家的打手,钱家那些打手中,老孟说看到了三十多张弓,钱家这边,应该都是弓手。

到时候,上头是弓手,江那面再掩杀,要是不知道,简直是个必杀局。”

蚂蚱声音不高,两只手规规矩矩抓着缰绳,不指不点,连表情都不敢有。

这儿离埋伏地已经很近了,肯定已经有人盯着她们了,他不敢乱比划,打草惊了蛇。

“还有,老孟说,弓和箭都怕水,要是背着弓箭游过来,弓和箭就算能用,准头也差的不行了。

老孟说,钱家那些人,全是弓手,看起来,应该就是弓手全在山崖,江那边过来的,全是杀手。”蚂蚱接着道。

李桑柔嗯了一声,抖动缰绳,“走吧。”

两三里的路程,不过眨眼间。

李桑柔看到前面突兀出来的山崖,稍稍勒住缰绳,马速微慢,却还是疾冲往前。

山崖上,突然想起响利箭破空声,一支长长的雕翎箭,钉在离李桑柔一射之地的路中间。

李桑柔急勒住马,箭钉着的地方,绷着两三根细细的绊马索。

这支箭,是提醒她的。

山崖上的,全是孟彦清的人。

李桑柔勒住马的同时,靠近江边的乱石灌木丛中,一个个浑身湿透的精壮兵卒,握着刀,冲着李桑柔四人,掩杀上来。

山崖那边,一根根长绳甩下来,顺着长绳,一个个黑衣人飞快的往下滑,也冲着李桑柔这边直冲过来。

李桑柔跳下马,大常也下了马,两步三步冲到李桑柔侧前,双手握着狼牙棒,黑马和蚂蚱下了马,拍着马往后赶出去,抽刀出鞘,冲到李桑柔另一边。

“黑马蚂蚱跟着大常,护住大常背后,你们不用管我。”李桑柔滑出狭剑,眯眼看着江岸方向冲过来的密密麻麻的兵卒。

看这样子,得有两三百人,张征做事,她一向佩服,舍得出狠得下。

江岸和山崖两边的人,几乎同时冲到李桑柔等人面前。

离李桑柔十来步,山崖方向的黑衣人,一个斜步,三人一组,杀向江岸方向那些浑身湿透的兵卒。

孟彦清冲在最前,带着十来个人,径直冲向李桑柔。

这一场劫杀,李桑柔是唯一的目标,他们要杀了她,他一定要护住她。

黑衣云梦卫斜步杀出时,大常冲前几步,大吼一声,抡起狼牙棒横扫出去。

黑马和蚂蚱紧跟在大常后面,三个人背对背,大常在前面抡扫,黑马和蚂蚱怪叫着,紧跟在后面砍杀护卫。

李桑柔站在大常和黑衣云梦中间,侧身避过冲上来护在她前面的孟彦清,往前一步,迎上挥刀砍向孟彦清的一个南梁兵卒,手里的狭剑挥出,在兵卒喉咙血喷如泉,往前扑倒前,李桑柔已经扑向另一个兵卒。

血喷泉喷的孟彦清半边肩膀鲜血淋漓,孟彦清踩着倒在脚下的尸首,砍翻一个兵卒,看着已经滑入南梁兵卒之中,人如游鱼,刀如鬼魅一般的李桑柔,这样的时候,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这位大当家确实有本钱肆无忌惮,除了布下重重机关,否则,他们云梦卫对上这位大当家,想杀了她也是极难的事。

大常吼声连连,一步一棒,人如山移,手里的狼牙棒扫下去一回,至少砸死两三个人。

李桑柔身形灵巧之极,仿佛全身都是眼睛,闪避进退,都毫厘不差,人和狭剑合为一体,她走到哪里,鲜血的喷泉就跟随到哪里。

三人一组,沉默砍杀的云梦卫虽然杀的人更多,是更可怕的死神,可大常一扫一片的狼牙棒,以及李桑柔狭剑挥出的一个个鲜血喷泉,却更能恐吓人心,更能让杀人不多的南梁兵卒,恐惧到肝胆俱裂。

没有战阵,没有军法官在后面督阵,恐惧极了的兵卒开始掉头往山崖下的大江里跳。

恐惧会传染,溃退迅速漫延,越来越多的南梁兵卒跳下跌下山崖,带队的统领的吼叫呼喊,早就淹没在惊恐的尖叫惨叫声中。

扑向江中的兵卒,有幸还活着的,用尽全力游向江对面。

半个时辰的厮杀,仿佛只是一瞬间,大常累的撑着狼牙棒,勉强能站住,黑马和蚂蚱背靠着背,呼呼喘粗气。

李桑柔半边身子鲜血淋漓,握着狭剑,站在江岸上,看着跌摔在山崖下的尸首,和江中一个个急急游动的人头,抬手止住张弓搭箭的云梦卫,“放他们回去,得让张征知道,他们中了埋伏。”

“窜条和大头呢?”李桑柔转头寻找。

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

第2287章为何是她?

恐怕春桃和敛秋到死都想不到,自己会因为一个出身卑贱的女人,死在炎帝的手里

毕竟谁能料到从不进后宫的炎帝,会突然出现在东方璃月一个新进美人的宫殿里。

这简直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,都被她们给碰上了,不知道该说运气太好,还是太过倒霉。

此时东方璃月这个当事人,也被震得瞠目结舌,脑袋发懵。

她呆呆的盯着炎帝,一时缓不过劲儿来。

不知道眼前是真的,还是在做梦!

但炎帝却已经大步的走到了

文学

她身旁坐了下来,冷冷吩咐道,“传膳!顺带派两个懂事儿的宫女过来。”

徐公公得令,急忙应喳,意味深长的看了东方璃月一眼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东方璃月则是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,瞬间从座位上腾起来,如履薄冰的行礼,“陛——陛下——妾身,给陛下请安——”

“不必多礼,累了一天,坐下吧。”炎帝绝美的脸庞面无表情,但猛然望向她的双眸却让东方璃月心头一颤,如遭芒刺。

因为那双眼睛太过耀眼,像是天上的太阳,美丽璀璨得令人心惊,再配上那张超凡脱俗的容貌,更是刺激的东方璃月血液上涌,鼻孔隐隐有鲜血流出。

避免出丑,东方璃月吓得立马低头,不敢抬眸再瞧,脸上竟是不由自主的浮上了两团红晕。

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,实在是没天理!

这次许是有了炎帝的命令,御膳房的动作极快,东方璃月都还没从震撼中抽出神来,跟前就已经摆满了一大桌的美食。

这些菜品,都是她不曾吃过的,一个个色香味俱全,还隐隐透着惊人的能量,一看就比醉梦阁的美食还要上档次不少。

看到这么多好吃的,东方璃月的饥饿瞬间战胜了忐忑和尴尬,小心翼翼的试探道,“陛下,这些菜,妾身可以吃吗?”

“自然,本就是给你叫的。”炎帝淡淡的声音冷漠异常,但却让东方璃月心头一暖,涌上说不出的感激。

就连站在一旁的苏陌凉都有些诧异。

什么时候炎帝这么平易近人了?完全与传闻不符啊!

就在苏陌凉费解的时候,炎帝一声命令瞬间把她的神思拉了回来,“还不赶紧过来伺候你家主子用膳。”

苏陌凉没当过丫鬟,被突然叫到,不由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赶紧上前给炎帝和东方璃月布菜。

东方璃月则是尴尬的笑笑,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吃就行,不需要人伺候。”

可是炎帝冷着脸,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美食,一点没让苏陌凉停手的意思,堵得东方璃月不得不闭上嘴,默默用膳。

只是吃到一半,东方璃月还是忍不住大着胆子询问出口,“陛下,今晚这么多妃子入宫,您来臣妾一个美人这里?不太——不太好吧——”

“怎么?你不欢迎朕吗?”炎帝微微抬眸,看了她一眼。

东方璃月惊得立马摆手,说话都有些结巴,“不不不——怎——怎——怎么会不欢迎!臣妾巴不得您来呢。”

“只——只是,后宫佳丽三千,臣妾一个刚进宫的美人何德何能,不知陛下为何就挑中了臣妾?”

东方璃月虽然有几分姿色,但在秀女中也称不上最拔尖,在才艺方面更是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大家闺秀。

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

某天,纪辰带着自己软嘟嘟的妹妹回到房间,纪星眼眶红红的,显然是刚刚哭过的样子。

“哥哥,我想和麻麻睡觉觉。”纪星抱着自己的小猪佩奇,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和自己一般软萌的纪辰。

纪辰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不行,粑粑说他和麻麻要进行一项伟大的工程,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们。”

纪星扁了扁嘴,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斥着委屈。

“上床睡觉。”纪辰捏了捏自己妹妹的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。

纪星委屈的眨了眨眼,迈着小短腿跑到自己的床边,费力的往上爬,两只小手抓着床,一条小短腿用力的在地上蹬啊蹬,还有一条小短腿已经跨到了床上,整个人就像挂在床边一般。

然后手没抓稳,啪的摔了下来。

“唔唔唔,哥哥我爬不上去。”小纪星哭了出来。

纪辰一脸无奈,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说,“兄妹年纪一般大,为什么你就是个小短腿呢。”

纪星撇了撇嘴,“我也不想啊。”

纪辰无奈的把她拖上了床。

“哥哥,我想听你讲故事。”纪星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是看着纪辰。

纪辰:“从前有只丑小鸭,走着走着就被大灰狼给吃了。”

纪星:...

“哥哥,丑小鸭的故事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时间太久了,我记不住了,给你换一个。”纪辰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继续道,“一个皇帝听了两个骗子的话,穿着一身红色比基尼去街上逛呀逛。”

纪星听得有些懵,弱弱的开口,“哥哥,皇帝的新装不是这样的,皇帝是没有穿衣服,还有,哥哥,比基尼是什么?”纪星好奇的问。

纪辰:...

“时间不早了,早点睡吧!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,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