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,沦为师叔们的炉鼎

李校长,这次入学测验,子航考的不错,全班第五,我特意跟您汇报一声!”

“好的,谢谢詹老师啊!”李大志刚一下班,就接到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,他急忙调转车头,奔超市方向开去。两个小时后,一家四口围坐在餐桌旁,享受着丰盛的晚餐,他做了子航最喜欢吃的松鼠鱼和孜然羊肉。

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吃相,大志想起了一个半月之前,他刚下班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换鞋,手机就响了。也是儿子的班主任詹老师打来的。

“李校长,我想跟您谈谈子航的事,您方便吗?”

“方便方便,您说吧,子航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

那一次,詹老师在电话中,告诉大志,子航的期末考试,全班倒数第一,数学只得了18分,几乎交了白卷。詹老师还说,是不是因为有了二胎弟弟,大人忽略了他,让他感觉心里不平衡了?

挂断电话,大志的脑袋都大了,只觉得一股怒气往上冲,顶得他快要窒息了。他特别想发作,想摔东西,可是妻子小雨马上要回来了,还是忍忍吧。

他夹着半支烟,拼命吸了两口,狠狠地捻在烟灰缸里。双手抱头,躺在沙发上,眉头拧成了疙瘩。

大志和小雨都是教师,从结婚开始,他俩就达成了共识,谁先到家谁做晚饭。只是今天,大志实在不想做。一个人躺沙发上生闷气。

确实够让人生气的,自己是数学老师,教了十多年初中数学,前两年被提拔为校长,刚刚脱离了教学一线。可是谁能想到,自己的儿子竟然是数学成绩最差,这不是天大的讽刺吗?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,我还有何颜面考核教师的教学水平?

网络图片|吴宗宪 破产侵删

02

门响了,子航回来了。

“爸,您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

“你给我过来!”

子航察觉气氛不对,低着头轻轻走到大志面前,垂手站着,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你这次考试怎么回事?”

子航的脸红到了耳根,头低得更低了。

大志“蹭”地坐起来,两道目光像火焰一样喷向面前的儿子,大吼道:“你说话啊!”

十四岁的子航,个子长到了一米七,正值青春期,容易叛逆的年纪,贪玩是肯定的。他从小就迷恋乐高玩具,如果不叫他,他能钻在房间里一连玩上好几个小时。

文学

小学的知识容易,他边玩边学的,做个中等生,爸妈也没太在意。上了中学,妈妈生了二胎,更没时间关注他了,他就乐得逍遥自在,每天除了拼插乐高,还把大量时间花在了手机游戏上。

大志发现了就骂孩子一顿,气急了就打他几巴掌。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,无论大志怎么打骂,子航依然我行我素,跟大志玩起了躲猫猫。听到爸爸的脚步声,立马假装看书学习,等爸爸满意地离开了,他就恢复原形,想干啥干啥。纸包不住火,这次考了个倒数第一

97bb

,看来一顿毒打是少不了了。

子航做好了挨打的准备,一言不发摆起了肉头阵。大志霍地站起来,照着子航的腿飞起一脚,子航被踹的摇晃着身子往后退去,紧接着又是一脚,这一脚更重,子航一

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

下子摔在了地上。

大志追上去连续踢打着。这个子航,也是够倔强,爸爸这么踢他,他一声不吭,既不求饶,也不喊疼。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,就是没流出来。

门开了,小雨回来了。

她一下子冲到了子航身边,焦急地喊:“你这是干什么?怎么又打我儿子?”

“你问他自己!”大志气急败坏地喘着粗气,重重地坐回沙发里。

小雨把子航拉起来,领着他进了卧室。

子航告诉妈妈,今年疫情,春节之后一直在家上网课,没有老师管着,上课的时候没好好听课,作业都是抄同学的。期末考试的题一个也不会,选择题的答案都是蒙的,别的根本做不出来。

“你也太不争气了,你爸爸不生气才怪。你也不小了,怎么还不董事呢?”

“妈,我错了,我以后改。”

“你光嘴上说改没用,得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不对,发自内心的想改正才行。”

子航低着头答应着。

小雨出去,看大志还在沙发上躺着生气,轻轻坐到他身边。

“咱们也不能全怪孩子,就说你吧,你以前还有时间给孩子检查作业,辅导一下习题,自从你当了校长,事情越来越多,你自己数数,孩子上了初中你给他讲过几次题?当然我也不好,自从生了老二,我的心思都在小家伙身上,总往我妈妈家跑,咱们子航嘴上不说,可他毕竟还是孩子,心里肯定不舒服。”

“哎!”大志翻了个身,拉了一下小雨的手。

“我煮面条去,今天咱们就吃点简单的。”

半小时后,三个人吃起了白水煮面条,加点盐和葱花,放上几片酱牛肉。谁都不说话,默不作声地吃着。大志把自己碗里的几片牛肉捡出来放进子航的碗里,子航的眼圈又红了。

网络图片|侵删

03

吃过饭,大志走进了子航的房间。

“把电脑打开,我看看你的网课课件。”

正在拿着手机跟同学聊天的子航看到爸爸进来,立刻紧张起来,顺从地跑到书桌前,打开了电脑。

当大志看到自动弹出的大话西游的游戏界面时,已经压下来的火气腾地一下又窜了起来。

“整天玩这些,还能学习好!”

说着他就点开了卸载功能。

“爸,我求求您了,别给我卸载行吗?我以后不玩了,给我留着吧,我保证!我级别很高了,你给我卸了我就白忙了。”子航小声恳求着爸爸,一个劲的作揖,哀求,眼泪夺眶而出。

大志根本不听,继续卸载操作,眼看就要卸载完了。

子航真的急了,大声喊:“你们一点也不尊重我!我让你们没我这个儿子!”说着他跑到窗户边,一纵身跳上了窗台。

小雨闻讯跑来,看到眼前的情景,急得哭了起来。

“小航,你不要妈妈了?快下来,不许干傻事!”说着话她已来到子航身边,伸手要拉他下来。

“妈,你别管,离我远点,你再拉我,我就真跳下去!”他真的打开了窗户。小雨

文学

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一个劲地哭。她的心口一阵紧似一阵,刀割一样地疼。她站不稳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揉着胸口,哭着说:“大志,你快让儿子下来,有话好好说,你们要急死我吗?”

他们家住十楼,只要打开窗户,子航随时可能跳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大志也没料到儿子为了游戏,竟然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,刚才那么打他,他都没吭一声。难道删除一个游戏比挨顿打还让他难过?这是大志没有料到的事情,他也有些慌了。

事关紧急,来不及多想,他对子航说:“下来吧,游戏我给你再安上。”

“你要保证,以后不许动我电脑!”

大志苦笑了一下,“好,我保证,但是你是学生,也要给我保证,把学习搞好,不要给我丢脸!”

“你能保证每天给我辅导一个小时,我就能把成绩提

白虎穴什么样子图片

起来,那些题我是真的不会。”

“好,以后不管我多晚回家,我都给你补一小时课,你要做好熬夜的准备!”

子航犹豫了一下,跳下了窗台,小雨一把把儿子搂在怀里,大哭起来,“你吓死妈妈了!”

04

整个暑假,大志每天晚上都抽出时间,耐心地给子航补习数学。这一补不要紧,他发现自己真的错了。小学六年,他每天都检查孩子作业,做错的题他要给孩子讲明白,所以孩子的基础还是不错的。

可是从初一开始,他做了校长,就没怎么关注过孩子的作业,顶多问一句,写完没。孩子也是应付他,早写完了。其实,有时候是没写,有时候是抄同学的,根本没认真写。初一其中考试,成绩有点下滑,他们也没在意,结果到了期末,问题就完全暴露出来了。

大志耐着性子,压着火气,一点一点从初一的知识点给孩子讲解,练习,错题分析,再练习,直到完全掌握了。

最初几天,子航在爸爸面前,很拘谨,紧张的不行,越想不出来越着急,甚至急得满头大汗。后来发现,爸爸还是小时候的爸爸,对自己还是很好的,也就放开了。

一天晚上,他自己一直埋头钻研一道函数题,反复在纸上演算,终于有了答案,他高兴地说:“爸爸,我做出来了!”一抬头,发现爸爸在他旁边,头枕在胳膊上,睡着了。他依稀看到爸爸的鬓角有了好几根白发。他的心里忽然酸酸的。哎!都是我不好,爸爸工作那么忙,我还让他操心,我实在是太不董事了。

那天以后,子航学习忽然主动了起来,爸爸给他辅导也轻松了许多,一点就透的感觉,一道难题,经常是爸爸才提示了一点点,他就懂了,立刻就能做出来。

网络图片|侵删

05

开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,大志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和应酬,带着全家去了大悦城。子航带着子翔去玩滑梯了,子翔在哥哥的保护下,一次一次地从高高的滑梯上滑下来,叽叽嘎嘎的笑声传得很远。

“嘚嘚,抱我。”话还说不利落的子翔伸着小手让哥哥抱。子航把他抱起来扛在肩上。

子航也玩了自己一直很想玩的卡丁车和密室逃脱,兴奋得蹦蹦跳跳,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的模样。

玩累了,四口人走进了一家烤肉店,子航选的。妈妈和子翔坐一边,爸爸和子航坐一边。子航今天格外懂事,执意让爸爸坐在里面。他承担起了帮大家倒饮料,跟服务员要餐巾纸的任务。

他一手拿着夹子,一手端着生肉的盘子,一片一片地把肉放在烤盘里。然后又一片一片地翻面。烤熟的肉先放进妈妈的盘子,再放进爸爸的盘子,最后才塞进自己的嘴里。

“别累着咱们的子航,大志,你来烤一会儿吧。”

“妈妈,没事,不累不累,我喜欢烤肉,好玩,嘿嘿!”

大志微笑着看了一眼子航,拍了两下他的肩膀。

06

入学测验还是大志自己制定的政策,他的初衷是想检验一下学生们在放假期间,有没有玩疯了,荒废了学业。

子航该上初二了,他吃过早饭,临出门的时候,爸爸说:“有信心没?儿子?加油啊!”

“说不准,也许还是倒数第一。”子航把书包搭在肩上,扮了个鬼脸,开门走了。

大志在上班的路上,看到园林工人在浇路边的小树。他忽然想到,孩子就像是这些小树,既需要阳光的温暖,也需要雨露的滋润,更少不了园丁的悉心呵护,陪伴、尊重、爱与理解,才能成功完成一个青春期孩子的蜕变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,沦为师叔们的炉鼎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