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,别急妈妈教你做

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

李一然直起腰,伸了伸有些酸的双腿,摇晃颈部道:“事情越来越有趣了,没想到还和大长老你的儿子有关,我猜猜,他对上代大长老女儿早就一见钟情,于是跑去劫狱,谁知道倒霉碰到秉公执法的你,杀的杀罚的罚,对不对?”

“不对,你所说的一见钟情,就算在你们人类当中也是很罕见的,至于一见钟情到为对方赴汤蹈火不顾一切,那就更罕见了,事情的真相是,我那儿子和她早就互相认识,不过只算是普通朋友,男女之情以前没有,不过在知道我和她父亲安排的婚事后,他们两个才有了一点被动的,嗯单说她被关后......”

“等下,”李一然打断道,“知道这故事这么久,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,方便透露吗?”

“不方便,已经说了怕你打扰死者。”

“知道名字也没什么吧。”

“别人无妨,你,不行,你的占卜部我可是有打过交道的,继续说,她被关押后,我那儿子好面子,虽说不同意婚事不过总也是沾了关系,就找到了我,也没说释放,只问我如何处置,刚才也说了没死什么要紧的,关押几天等事情平息下来就没什么大事了,只不过,他想给自己冲动的女儿一个教训,于是和我商量好,公事公办,......,我和他以前关系也是一般,他在我那碰了钉子,少年心性,当晚就跑去找了事主!”

“事主,你说那个被打的,嗯过大寿的那个?”

“对,他的名字你想知道吗......”

“免了,男的记不住,我再猜猜,你儿子去,是想让他不再追究闹事的,对吧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过大寿的肯定没同意!”

“哦!何以见得。”

李一然笑道:“你都说了你儿子少年心性,肯定大张旗鼓跑他府上,让息事宁人不再追究,过大寿的再怎么也是个有头有脸的,你去说还好,你儿子去说,他身上带着伤还在气头上,面子肯定过不去,答应了传扬出去,被揍那么惨不敢报仇也就罢了,小孩跑来随便一说自己就成了缩头乌龟......”

“注意用词,嗯,和你说的差不多,儿子被轰了出来,想要找其它路子,不过被我叫回去,说了一顿,然后关在了她的隔壁。”

“她?哦!你这做父亲挺会来事啊,孤男寡女关一块......”

“再次提醒你,注意用词,他们是分开两处,不过能互相说话交流,我的本意是让他们多认识,而且有他陪着聊天,她不至于胡思乱想,毕竟当时离奇暴毙的那位,死因还未查出。”

“呃,你和上代大长老那样的都查不出死因?扯淡吧。”

“死因中毒,是谁下毒,出于何种目的,一时之间没有线索,无从查起,直到最后也算是未解的疑惑,你的想法比较独特,分析下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分析的,肯定是嫉妒你们的,暗中使绊,激化矛盾,你们得罪的太多没查出来也是常理。”

“......,算是个理由,说回他们,关了一夜,第二天天刚亮,他们两个越狱了,跑到关押那些养料的地方,不知何故,她大肆杀戮......”

“哪个她?是你儿子还是上代大长老女儿?”

“自然不是我儿子,要不然他不会活到现在,总之我赶到时,她几乎杀尽,连同库存一起,一两个几十个还好,关键是,嗯,影响到后续的,所以上代大长老大义灭亲,当场,飞灰烟灭。”

......

短暂沉默之后,李一然说道:“你事后没问出你儿子原因?”

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

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余烬想。

小时候,有父母庇护,世界是如此光明和美好,他和其他英雄世家的子弟一样,志愿是成为一个英雄。

后来父母失踪,深陷在大家族权力斗争的漩涡中,他见到了光明背后的,人性的黑暗,从而选择逃避,换了一个姓,来到了雨城。

在雨

文学

城,他遇到了初恋的女友,又成为了英雄的新人王,但在内心深处,早就抛弃了当救世英雄的伟大情怀,他变得现实,只想过和女友一起上好生活,对那个手的他来说,英雄只是一个职业,社会地位高,可以赚钱,前程也算远大,而他正好也有这个能力,而已。

如今,他失去了一切,虽然找到了提升能力的办法,但现实身份,也只是一个小混混。作为英雄,能力也不算顶尖,对于那些实力强大的超人或势力来说,不值一提,复仇之路依然十分漫长。

怎么评价自己呢?

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,对人也算平和,在外人看来,甚至可以说比较佛系。

但是,这

文学

似乎只是表面的现象。

余烬知道自己的内心,在某些时刻,总会暴露出无人能阻的执拗,甚至是旁人难以理解的疯狂。

因为,他的灵魂里,有着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地盘。

“如果有一个原因,让你永不瞻前,从不顾后,只想一往无前,那便是剑心所在。剑心,是不惜一切,是不顾性命,是至死不渝,是超越全部生命的,执着的精神。”

余烬又想起了剑圣的话。

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那个让他永不瞻前,从不顾后,只想一往无前的“原因”是什么?

那个不惜一切,不顾性命,至死不渝,超越全部生命的,执着的“精神”,有是什么?

是复仇吗?

是帮助弱者吗?

是对力量的渴求吗?

是追求英雄的荣耀吗?

还是登上那人类从未到达的巅峰?

余烬想起了传说中,那在天空中翱翔、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的不死鸟。

他又想起,第一次成为英雄的时候,给自己取“不死鸟”这个名字的初心。

“我的心,永不改,永不死,永不熄。”

我的初心,是什么?

余烬最后想起了,逃离家族后,自己给自己定下的那个姓氏“余”,也就是“我”的意思。

我只想顺着我自己的心意活着,不再失去所爱之人,不再无能为力,不再被强权玩弄,不再忍受人间不平……

过了不知多久,似乎从诊所的走廊中,似乎从余烬的嘴中,似乎从问号卡牌的宇宙中心,又似乎从命运的长河中,传来了一句铿锵的话语:

“我余烬,从此不愿再被命运愚弄,我要——斩断命运!”

余烬话音刚落,在小诊所的上空,突然出现了一道刺目的白光,如同一道锐利的剑光,又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,看上去,似乎那漆黑的夜空,在一瞬间都被分割成了两半。

就在剑光出现的时候,小诊所走廊里的时钟指针,正好指向了12点,第七天,终于到来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,别急妈妈教你做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