舔我肉缝吸我水,明星走光照

那次两个月的下乡体验生活结束后,我返回城里自己的家。

说是自己家,其实房子是租的。真正的房主出国多年,因不舍得卖了祖上遗留的小院子,就交给妥帖的朋友帮忙打理,而这个朋友恰好是我的笔友。

打开两扇铁质防盗门,就是一道泛着红光的木门,禁不住又仰头端详,门上寓意四季平安和招财进宝的木雕,真得很精致,是徽派木匠的杰作。

那时候来看房子,一看到这些,我和安适就同时点头,毫不犹豫签了租住合同。

现在小院里静悄悄的,东屋还拉着粉色的纱窗帘,人还在睡觉?

离窗不远,一排向日葵顶着大脸盘,在

九龙吐珠

风中微微摇曳着,似在和我打招呼:“欢迎回家!”

“安妮,妈咪回来了,你还躲在房间里吗?”

推门,粉色的房间里不见人影,只有光liu溜的芭比娃娃孤零零躺在女儿的小床上,芭比娃娃的小衣服还堆在一旁。

“这一大清早的,都去哪儿了?”

 

“喂!妈,我是秋林,安妮在你那儿吗?”

“啊?小秋你可回来了!  安妮生病住院了......”

02

病房里有消毒水的气味,女儿躺在病床上,刚打完了点滴,铁架子还竖在床尾。

床边胡子拉碴、眼球红红的人,是安妮的爸爸----安适。

“安妮,妈咪给你买糖果了,喜欢吗?”我摇着玻璃罐,里面花花绿绿的果糖是女儿喜欢的。

“谢谢妈咪!拿回家给芭比吧,这也是她一直想要的。”三岁半的女儿很会表达了。

“你还想要什么?妈妈这次有两周的休假,都能陪着你。”我俯身亲吻着女儿的额头。

“妈咪,我们去海边吧,芭比和我说过,大海是她的家。”

“这我要和你爸爸商量一下,看看要怎么去?”

“你答应了!太好了!我得赶紧好起来,打扮得和芭比娃娃一样漂亮。”挂着满足的笑容,女儿沉沉地睡着了。

“小秋,你原谅我了?”一直未作声的安适问得小心翼翼。

许是没了当初那一刻的刺激,我的声音很平静:

“在乡下时,我陪着剧组在体验生活,那件事顾不得多想,原想着在这两周和你沟通交流,现在该先照顾好安妮,你觉得呢?”

“好,这个周末我们一家去海边。”

03

路过

文学

小山岗时,吉普车被牛群挡住了,放牛老人挥着鞭子紧着吆喝,牛群才慢悠悠地穿过公路,上山吃青草去了。

&ld

系统宠妃紧致多汁h

quo;嗡嗡嗡”安适的手机不停在震动,打破了眼前的静谧。

"帮我接下电话吧。"

安适讨好的样子惹我一阵心酸,见是没注姓名的号码,我接通后按了免提。

"阿适,你拉黑了我,是真讨厌我吗?"一连串急促的女声,在手机掉落后便息了音。

"小秋,真不是我主动的,她更不是我想要的,求你相信我,别放弃我。"

“想要求别人的相信,首先你得自己相信自己,你还能相信你自己吗?”我摸索着捡起手机,话语里含着深意。

“我对你的心从没改变,你和安妮是我的......”

“我更想知道,在这一刻,你心里是否又加上了别的女人?”我把安适想出口的“一切”给堵住了。

“我俩尽管还年轻,都有过被他人追求的经历。但从20出头谈恋爱到婚后几年,你我杜绝了第三者存在的可能。想不到,在我们接近40岁时,竟会有一个20多岁的女孩来找我。”说着说着,我又要控制不住情绪了。

“算了,我不说了,该要去面对的,谁也替不了。今天我陪

荒木瞳

着安妮,你去处理一下吧。请记住:自始至终我都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04

初春的海边,游人不多,海风带着残冬存留的凛冽,鼓动着一波又一波巨浪冲击着岸边的礁石。

“妈咪,你看我捡到了什么?”安妮拎着的小桶里,多了几块彩色鹅卵石。

“安妮真能干!这些彩石真漂亮,妈咪会给你保存好的。”

“我想去那边看看!  ”安妮跑去的沙滩上,搁浅着一条旧渔船。

慢慢跟在安妮身后,远处阴沉沉的苍穹下,是波涛滚滚一望无际的大海。在这广漠的世界里,安妮小小的身影,如同一粒微小的沙砾。

“作为妈妈,就该为还幼小的女儿遮挡风浪。”我的心渐渐地沉稳下来。

那条破损的渔船里,裸露着几段木头,谁能知它经历过怎样的风雨?

文学

不该去问: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? 而要问:这条破旧的船能否再下水启航?

"妈咪,我挖到了个瓶子! "

"瓶子?"竟然是个完整的漂流瓶。

"滴滴! 滴滴! "正要想办法打开漂流瓶时,安适来接我们了。

"安妮,回家后再打开看喽!"

05

“安妮,玩得高兴吗?”

“很高兴,我给芭比找了好多的宝贝,她也很高兴。”安妮细数着自己的宝贝。

“找到女孩了?”我问。

“没见面,我给她发去微信说清楚了。她一口答应就此打住,不会再来骚扰了。”安适越说越轻松。

走得明明是相同的路,却觉得返回的用时缩短了不少。

到家后,我安置好仍在熟睡的安妮。回到厅里时,发现安适变戏法般,摆了一桌的饭菜。

这些年,他都是这样照顾我,照顾着安妮。

“你可真行,啥时准备了这些?”

"意不意外?  惊不惊喜? "安适打开冰箱取了酸奶递给我,神态也恢复了平常。

“谢谢你,这些年的呵护和付出。”

“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?”安适顺势揽住了我,一起坐在了餐桌前。

“那就还是不说?”看着手里的酸奶,我突然想起那个漂流瓶。

06

漂流瓶里是封用英文写的信。

你好,有缘人!

我在南太平洋岛国斐济登船时,放下了这个漂流瓶,祈求上帝保佑会有人得到它,冥冥之中这人和我是有缘的。

一年后我会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,两年后我会在荷兰阿姆斯特丹,三年后......

信里写:他曾是一个幸运儿,白手起家时,娶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妻子玛丽,两人是青梅竹马;妻子不菲的嫁妆开启了他的航程,辛勤工作了十几年后,中年的他成了富甲一方的船商。

因为他常年在外,子女和家庭的重担都压给了玛丽,玛丽患了严重的肾病。财富也没给玛丽换来健康,她的病情在不断恶化。一年前,55岁的玛丽去了天国。

“瞧我都干了些什么?失去了亲爱的玛丽,财富再多有意义吗?”

一年里,懊悔和失落一直缠绕着他,现在他要带着玛丽的心愿,到玛丽曾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。

“不懂得惜福,人是不会真有福气的。”

他一再请求有缘人,一定要好好珍惜已拥有的幸福。

“我会在指定的地方呆上一个月,若你想回信,请你寄往以下的地址......”

07

“你好!真没想到你能给我打电话。”是那女孩的声音。

“在一个小时之前,我也想不到自己会打这个电话。”

“呵呵!你可真诚实。你是想知道我和安适老师之间的事吗?我可以告诉你,你能相信吗?”

“只要你说,我就相信。”

深秋时分,层林浸染,远山层层叠嶂,景色分外妖娆。

安适带学生外出写生,一个大二的女生不慎跌进了水沟,安适脱下自己的风衣给了女孩。女孩就此对安适有了好感。

“当初我接近时,安适老师若能很明确地拒绝,我根本不会把感情放在一个有家室、有孩子的大叔身上。你信吗?”

“我相信。”

许是我的一再相信鼓励了女孩,她接着说:

“接触安适老师时,总觉得他缺少别人的关心,我送他一小块生日蛋糕,他都要反复地谢我。”

“我确实有疏忽他的时候,以后不会了。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,你以后一定会很幸福,我祝福你。”

“谢谢你的祝福,再见喽!”

我给女孩打电话时,安适就静静地靠在我身边,因为用了免提,电话很清晰。

“我很惭愧。”

“我很惭愧。”

同时说出此话,我们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握在一起的手,一直没有松开......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舔我肉缝吸我水,明星走光照

赞 (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