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长让在我坐在巨大上写作业,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

那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这儿。

“老公,你看咱们的婚房多好看呀,爸妈特意给我们选的,我好喜欢!你喜不喜欢?”

那时的沈念,满脑子里都是向南琛,向南琛,向南琛。

满眼里,都是眼前这个她追了三年,终于手到擒来的男人!

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向南琛领取了结婚证!

“嗯,不错。”

男人幽幽的扫了一眼,清淡的视线看不出是喜还是厌,沈念姑且就认作他也是喜欢的。

车上,他刚想开门下去,下一秒身旁的女人一举将其猛地关上,灿烂的笑容间净是一副没脸没皮:

“老公,你想不想,尝试一下下新鲜的……就是我觉得……人家都说夫妻间偶尔的小刺激……最是可以增加彼此的感情……”

不知羞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,那时一点都不奇怪。

察觉到她心思的男人眼眸顿时微眯,只手握着她的两只不安分的爪子,“别闹,待会儿要是有人来,丢不丢人。”

“哎呀不会的,这里是咱们家,只有我们俩人,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……”

她哪里还管三七二十一,用惯了霸王硬上弓,上去就是一通乱吻。

向南琛即使有意抗拒,不断退离她的逾越,却奈何实在是挡不住这炙热的狂吻,以及散发出来的魅力。

很快,刚刚还安静的车身逐渐就有了一阵又一阵的颠簸……

……

回忆起过去,沈念已经一脸热烘,火热的潮红早已席卷了她整片窘迫的脸色。

无耻!

“你究竟什么意思!不是说过很讨厌那样做的吗?那次之后你可是说过再也不屑……”

两片温凉的唇顷刻覆来,阻止了她口中未来得及说完的话。

昏暗的车内,唇齿间的相互依偎,沈念瞪大双眼,她往后退缩,无奈后脑勺却一股蛮狠的力在迫使她努力往前迎合!

无法抗拒!

小说文学

这个男人究竟想怎么样!能不能给她一个痛快!

望着眼前放大到极致的俊颜,沈念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真是无时无刻,从哪一个角度看,都是完美至极的。

可现在她也明白了,再好看的男人,多半也都是掺了屎的蜜糖!

那片沁凉的唇在得到他该有的满足之后,松开了继续侵占的动作,指引着她的双手放在了他的身上,沙哑的轻笑:“念念,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是什么?一切都得听我的,明白吗?”

“混蛋!凭什么永远都是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!凭什么!”

“凭我是向南琛,够不够?”他伏在她耳畔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沈念被动的承受着,痛苦的神色间,隐忍在额头的汗水,她使劲咬着下唇,不发出一丝声响。

急促的呼吸已经夺取了她所有的轻松与自在。

她支离破碎,耳边,他嗓音性感的低低沉沉:“你现在,就是我的一件私人物品,我想怎么来,就怎么来,有本事,逃出我的手掌心试试。”

沈念混乱间听着他说出如此恶劣至极的话,心脏被撕裂成一片一片,等她努力的承受着这一切蓄意的折磨时,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,眼前一黑。

再次醒来,已是第二天的清晨。

迷迷糊糊之间,沈念好似听见了身边有人谈话的声音。

她睁开眼,缓缓,撞进眼帘的几道身影,令她登时一愕。

向南琛?韩勋也在?

还有一个一身白衣的医生,一脸面色平和,让人觉察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怎么回事?

此时,向南琛一身睡衣在身,黑色的简服虽不似平日正装那般耀眼,但正因如此,致使男人的周身散发出愈加沉敛淡漠的气息,他亦是察觉到床上女人的动静,随之嗓音深沉一声吩咐,“你们出去。”

男人精壮的身姿因为领口微微倾斜,露出锁骨部分蜜色的肌肉。

沈念避开了与他的视线交接,看向韩勋,一大清早,都来这儿干什么?

此时,韩勋接收到了沈念眼底的疑惑,冲着沈念淡淡的笑了笑,像过去一样,一声恭敬的称呼,“夫人,早上好。”

但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便再无话随同医生一起离开了这间房。

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一切,沈念蹙起眉头。

须臾,等她感官逐渐完全复苏过来,身上某处渐传来不一样的触感,后知后觉。

“昨晚如不是我亲自帮你清洗了一遍,我真会以为,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。”

向南琛就立在她眼前,泼墨的眸子深邃,声音却是有丝轻嘲。

该来的时候不来,不该来的时候,倒是来了!

沈念明白了,昨晚,她忽然晕倒,是她的大姨妈来了!

行吧,从小到大,她身子一直都是这样,每次来,都是疼的死去活来的。

“你,你帮我……”

她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说的那句话,原本沉静的脸,一下子唰的窘红。

此时向南琛瞥见她脸上那抹难堪,并未多言,只是冷冷哼一句,“别告诉我,你这是在害羞,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?没摸过,没……”

“你闭嘴向南琛!”

沈念觉得自己疯了,才会跟他提及过去的事。

现在已经接近九点了。

“不行,我还要去上班,先不说这些了。”

这几天,她一直为了妈妈的事情来往医院两地游走,手头上工作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。

女人着急下床,到处找自己的鞋,莹白的圆润趾头踩在地板上,下意识的蜷缩起来。

向南琛望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,尤其是,那双无数个深夜里,他曾抚摸的欣赏的骨趾分明纤白的玉足,竟就这样肆意被她踩在地上糟蹋!

脸色一沉,一把将女人直接横抱起来,“辞了。”两个字,不容置喙。

然而,沈念必定是不会同意的。

“向先生,”她口齿一贯的疏离起来,“合约里只是让我给您生个孩子,至于我的现实生活,您无权干涉,请尊重我。”

比起那五十万,她的工资虽是不值一提,但是,用来补贴家用,还是勉强可以维持的下去。

她只是答应给他生个孩子,不代表从今以后生活的一切都得听他的。

她现在,拜他所赐,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,像普罗大众一样,如芸芸众生一般,想吃什么,想要什么,都要先问一问自己,买不买得起。
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杰诚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学长让在我坐在巨大上写作业,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

赞 ()

评论